赔偿管理-李洪元的遭遇其实是与华为某个具体部门的冲突-qq新闻中心

  • 时间:

胡德受伤

當事人獲釋,並收到法定的國家賠償,意味着刑事案件辦理程序層面本案終於告一段落,但輿論對本案的憂慮卻顯然不止於此。公眾擔心和不解的可能是,一次正常的人事變動、離職解約,為什麼會升級成為一次刑事追究?在職期間曾有內部舉報舉動的李洪元,是否因此被當初所在部門惡意構陷?普通的人事離職,有能力、有意識保存證據難道要成為個人自保的必備技能?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劉玲 攝

華為前員工離職后被羈押251天

華為前員工李洪元離職后被起訴敲詐勒索,羈押251天後,因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釋放。近日,李洪元接受多家媒體採訪並表達了個人訴求。

老胡希望華為的回應能夠早點出來。我呼籲輿論給這件事的公平合理解決創造有利的氛圍。

本案的發端,包括造成後續國家賠償的成本支出以及可能的錯案責任追究,都源於企業的刑事報案,包括報案人講述、證人證言的提供在已有錯案結論的情況下,是否需要徹查和追究相關人員報假案、作偽證甚至誣告陷害的法律責任?特別是在界面新聞報道中提及,此前作證稱遭敲詐勒索的證人何某在今年7月改口。刑事追責程序為企業和個人所裹挾,不僅使當事人的人身權益被侵害,而且讓國家機關的權威和公信付出代價。從可能的報假案到做偽證、誣告陷害,涉事企業及其相關責任人不能一直沉默以對,必須給公眾一個交待,這是企業的基本社會責任與自覺。而國家機關對此亦須繼續調查,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給出必要的懲罰。

2019年3月21日,深圳市公安局將此案向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

據李洪元回憶,自此之後,他感覺到自己在工作中可能受到主管針對,直到2017年7月被徹底邊緣化。剛好2017年底,李洪元合同到期,當時,其主管和人力資源部門相關負責人都向其表達了不再續簽合同的意見。

媒體評論:企業不應沉默南方都市報對此事評論表示:

據第一財經,12月2日晚間,在看到華為官方的正式回應后,華為前員工李洪元表示:「大家看看先,我聽全國人民的。」

我還認為,公眾同情弱者的情緒是健康的。華為是個強大的公司,它的一名前員工因為與公司發生了糾紛,受到了這樣的不公正對待,這非常讓人遺憾,很多人出於樸素的感情對華為產生一些負面情緒,也是正常的。

我支持這件事情以更加公平、合理而且有溫度的方式徹底解決。與此同時,我不主張將這件事情過度上綱上線,用它來對整個華為公司進行道義上的否定。我覺得那樣做不夠理性和實事求是。

同時老胡也想說,華為有十幾萬員工,堪稱電信帝國,它的內部組織和管理結構註定是相當複雜的。李洪元的遭遇其實是與華為某個具體部門的衝突,當然,華為公司沒能及時作出反應,幫助這一衝突以更合理的方式化解,這反映了華為的管理是存在缺陷的。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資料圖)

編輯|孫志成 杜恆峰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回到李洪元被勸退離職的動因,輿論懷疑其因企業內部舉報被打擊報復,企業如何處理舉報事宜屬於其內部管理範疇,在當事人離職前後,企業對其舉報事項有處理,責任人是否「換個崗位重新任職」同樣屬於企業自身的管理和決策自由。但如果舉報人真的被歸咎、被報復,甚至可能被以報假案的方式調動刑事追責程序,就無法用企業內部事務來解釋和搪塞了。相關責任人必須受到司法的調查和必要的刑事追究。

11月底,一份關於華為前員工李洪元的《刑事賠償決定書》(下稱《決定書》)在網上流傳。《決定書》顯示,李洪元於2005年10月入職華為,並於2018年1月底從華為離職,2018年3月獲得了部門秘書個人渤海銀行賬戶向其轉賬的30餘萬元(稅後金額,交易摘要為「離職經濟補償金」)。

據《決定書》顯示,深圳市公安局移送審查起訴認定,2017年12月到2018年3月期間,李洪元以向華為公司上級審計、稽查部門舉報其部門主管在部門業務上存在違規操作的行為進行要挾,從其部門主管何某處勒索人民幣30萬元。2018年3月8日,何某被迫通過部門秘書的個人銀行賬戶向李洪元轉款30萬元。

李洪元的《決定書》顯示,被不起訴人李洪元,1977年出生,大學本科學歷。於2005年10月入職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任職工程師職務,離職前在逆變器銷售管理部工作。

應當說,檢察監督在案件及時糾錯問題上所扮演的角色舉足輕重,無論是兩次退回補充偵查,還是最終做出不起訴決定,都說明了制度層面對偵查行為監督的有效性。當然,本案的關鍵性證據還在於,離職談判期間當事人隨時攜帶的錄音筆錄下的內容,使得看似已經無法剎車的刑事追責程序發生逆轉。

李洪元的遭遇非常令人同情,司法機關最終判他無罪,並給予國家賠償,這是事情對錯一錘定音的結論。

對此,華為於12月2日晚間作出回應:華為有權利,也有義務,並基於事實對於涉嫌違法的行為向司法機關舉報。我們尊重司法機關,包括公安、檢察院和法院的決定。如果李洪元認為他的權益受到了損害,我們支持他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包括起訴華為。這也體現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

據澎湃新聞報道,李洪元稱,從自己被羈押到釋放,華為並未向他進行任何溝通、道歉,他希望能夠有機會和華為內部的人良好溝通,「(華為)能不能坐下來當面和我好好溝通,見我一面?」

「重構想象」是涉事企業近期所推新產品的文宣口號,如此作為導致前員工被羈押251天,究竟想要給公眾一個怎樣的想象?被羈押251天的李洪元收到國家賠償和來自檢察機關的消除影響、恢複名譽承諾,算是司法糾錯給出的一個明確說法,但涉事企業在洶湧輿論面前,實不能繼續保持沉默。

據界面新聞此前報道,李洪元表示他在逆變器業務部門工作期間,發現了業務造假問題。隨後,在2016年11月21日,他向公司發送了舉報郵件。

但李洪元表示自己知道不下5位華為同事的離職賠償都是通過這種方式得到的,所以他認為這是華為一種變通的處理方法。2018年11月7日,因為沒有給年終獎,所以李洪元起訴了華為。

2018年3月8日,李洪元與華為人力資源部門正式簽訂了確認書,當天晚上,他收到了何某私人秘書周某私人賬戶轉過來的30餘萬元。李洪元表示:「我疑惑過,為什麼是私人賬戶,還曾打電話給60169(華為HR熱線)詢問原因,但對方說這是我們部門的事情,不歸他們管。後來,我還向稅務部門反映過這筆款項沒交稅的問題,稅務部門通知公司補繳稅款。」

在此後的5個月時間內,經過反覆補充偵查、補查重報,最終於2019年8月22日,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檢察院認為深圳市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等原因,決定對李洪元不起訴。李洪元說,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的次日(8月23日),他被釋放。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其個人社交媒體賬號上評論到:

誰都會出差錯,再偉大的公司也難免俗。客觀說,華為的管理總體上是比較科學的,綜合效果也是比較好的。據報道,華為每年要投入巨額資金用於優化公司的管理。華為不僅在5G網絡技術走到世界前列,它還為中國培養鍛煉了大批人才。對這樣的公司,我們不應因為一個孤立事件就給它扣上沉重的大帽子,貼上不應有的標籤。

2018年12月16日,距離李洪元正式離職已有9月有餘,警察突然上門把李洪元電腦、手機收走,稱李洪元「涉嫌職務侵佔」。進派出所后,李洪元又被告知,罪名變更為「涉嫌侵犯商業秘密」。

但正是因為這筆「離職經濟補償金」,李洪元被告涉嫌敲詐勒索罪,被刑事拘留251天。不過,最終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法院不予起訴,並對李洪元予以國家補償10萬余元。

李洪元表示,自己在今4月讓妻子提交了他和華為HR的談話錄音。7月,何某更改口供,說李洪元沒有敲詐勒索。

這時,李洪元已經被羈押了251天。10月24日,李洪元申請賠償,11月25日,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檢察院下發《決定書》,對李洪元予以國家賠償10萬余元。

2018年1月31日,華為網絡能源產品線的HR的何某來與李洪元談判,李洪元答應離職。何某給出的方案是N+1(含年終獎),李洪元則提出2N的方案。何某答應后,雙方簽署了離職協議。

2019年1月22日,李洪元收到了逮捕證,罪名再次變更為「涉嫌敲詐勒索」。

今日关键词:北极熊身上被涂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