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保护-自己一家都与良渚古城、良渚文化有着不解之缘-东莞长安新闻

  • 时间:

三生枕上书预告

「幾代考古人的工作,讓世人重新看到了一個存在於5300年前到4300年前的古代王國。」劉斌說,考古工作的魅力就是不斷地提出問題,然後求證問題,從而不斷追溯人類文明的源頭。

在等待考古專家到來的兩天里,康宏果心中的弦一直緊繃著,生怕有不法分子進來把這些「寶貝」偷走,他就在工地邊上守了兩天兩夜。

劉斌:考古人的辛苦與幸福

考古人的工作總是在環境變化莫測的戶外,與泥土、石頭打交道,但當劉斌回憶起1986年初夏的一個雷雨夜時,依然久久不能平靜——第一件良渚玉琮在這個夜晚出現。

「如果穿越到那個古王國,我們家也算是生活在皇城根下。」康宏果說,自己一家都與良渚古城、良渚文化有着不解之緣,父親參加了多次文物保護工作,沒想到在自家宅基地上發現了這麼多文物。

新華社杭州7月7日電(記者黃筱 馮源)良渚古城遺產申遺成功,讓更多人了解到中華文明的源遠流長。玉器、陶器、古城、水壩……良渚古城遺址的寶貴印記,如同一封封跨越5000多年的來信。有這樣一些人,是他們,把這些來信捎給世人,讓世人了解、感知到良渚文化的脈動。

在他看來,博物館講解員是一個很有使命感的工作,肩負着文化傳播傳承的重任,講好良渚故事,也就是講好了中華民族的故事。「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成功后,我覺得身上的擔子更重了,會有更多國內外的遊客來這裏,我希望能有更多人通過我的講解,對中華民族文化產生興趣。」

王祺程:想把我的熱愛唱給你聽

「你在太湖的波光里,燦爛輝煌。我在良渚古城上,舉目仰望。曾經莫角山上建殿宇,瑤山祭天地。滄海桑田,彷彿那一場夢。」這是良渚博物院講解員王祺程根據嚴文明先生的《良渚頌》改編而成的歌詞,彈着吉他坐在遺址旁邊,他把對良渚文化的熱愛唱了出來。

康宏果:一個電話「救」了千年墓葬群

7月6日,劉斌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3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的現場,見證了良渚古城遺產申遺成功,他在接受採訪時並未有太多波瀾或者激動。寵辱不驚、淡定如斯的考古人,只在日記中寫下了內心的感慨:「古老的巴庫,今天我們因良渚而結緣,這個古老的東方文明,沉睡五千年後再次醒來,來到巴庫,走向世界。」

現在康宏果是港南村村委會主任,為了更好地保護良渚古城遺址,港南村等附近村鎮原則上不再進行大規模建設,村民們為此做出了發展上的犧牲。「良渚文化看起來很遙遠、很偉大,但對於良渚的原住民而言,良渚文化就在身邊。」康宏果說,每每坐在家中,他總能感受到一種與歷史對話的感覺。「所以,在我心中保護和傳承是我的職責。」

從大學期間在博物館做講解志願者服務了1000個小時,到畢業后成為一名專職講解員,王祺程說每次講解他都依然心潮澎湃。

經過3個月的搶救性挖掘,在康宏果家及附近600多平方米的地底,考古隊員一共發現了九座墓葬,此外還發掘了玉器和陶器。其中玉器共200多件,最大的一塊玉璧直徑近30厘米。

「不要動,你們不要挖了,這個是國家保護的東西,大家都不能動!」2006年4月,杭州市餘杭區良渚街道港南村村民康宏果家的新宅開建,結果挖土機一鏟下去,出現了幾塊圓盤,小時候在良渚考古作業現場做過幫工的他,覺得這可能不是一般的石頭,立刻叫停了施工,第一時間和村民保護現場、並電話通知文保員。

參加工作后,劉斌的第一個任務是跟隨前輩學者王明達發掘紹興馬鞍仙人山遺址,這是一處良渚文化遺址;第二個任務是跟隨另一位前輩牟永抗,為1986年的良渚文化發現50周年學術會議整理資料。從那時起,他與良渚結緣已有34年。

基於考古發現的良渚文化,有不少解釋說明都晦澀難懂,而王祺程一直在琢磨如何做好「翻譯員」,把看似枯燥專業的文字「翻譯」成大眾感興趣、便於理解的表達,「讓歷史也流行起來,充滿味道。」

於是,他和小夥伴一起創作了歌詞,和流行歌曲的曲調結合,把良渚文化里的一個個未解之謎、珍貴文物、價值意義都融合進去,歌曲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了大量網民點贊。「希望更多的老百姓聽到這首歌能夠對良渚文化產生興趣,並且主動走進來,到博物館、遺址公園親自感受。」王祺程說。

1985年,作為吉林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當時分配到最南邊的畢業生,原籍陝西的劉斌來到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南下前,後來擔任了故宮博物院院長的系主任張忠培叮囑說:「長江下游是個獨立的區域,文化面貌單純,是塊做考古的好地方。」

「因為玉琮是良渚文化墓葬等級的重要標誌,它表示我們已經真正挖到了良渚文化時期的大墓,多年來夢寐以求的願望終於實現了!」劉斌說,大雨來臨,他們趕緊把墓坑用薄膜蓋好,冒着驟風大雨跑回住地。這一晚,大家多炒了幾個菜,喝了好幾瓶酒,興奮地談論着這一天的發現,這是屬於考古人獨有的幸福。

今日关键词:新疆6.4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