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美元-美联储还拥有通过出售美元直接干预外汇市场的权力-天骄新闻网

  • 时间:

教育部落实陪餐制

幾十年來,美國的匯率政策實際上是沒有政策。美國政府很少干預市場,並建議其他國家也這樣做,還聲稱強勢美元符合美國利益。如今情況正在改變。美國總統特朗普已經不再聲稱支持強勢美元,官員們也已考慮是否要把干預匯市作為貿易戰中的一項武器。

這樣的操作真的有效嗎?與每日交易額5萬億美元的外匯市場相比,美國的干預力度將非常小,而且相對於歐元等較大貨幣,美國對較小的新興市場貨幣的干預可能更有效。

這引起了投資者和交易員的一系列疑問:美國官員會在什麼情況下干預?怎樣干預?干預是否會奏效?其他國家會作出怎樣的回應?

在國會,共和黨人以及包括馬薩諸塞州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在內的民主黨人日益呼籲採取行動,阻止美元進一步走強。

從事匯率政策工作超過20年的前美聯儲和財政部官員Edwin Truman表示,從另一方面看,「若是不配合干預行動,就相當於傳遞出你不贊同干預的訊號」,這會加劇美聯儲與白宮之間的緊張關係。他表示,而為了避免火上澆油,你恐怕就得跟隨行動。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Fred Bergsten表示:「如果你真的想要減少美國貿易逆差,就必須想辦法削弱美元匯率。」

美國政府在其意圖方面釋放的信號指向不一。特朗普顧問稱,干預是不可能的;但特朗普堅稱,他沒有排除這種可能。華爾街分析師預計政府不會馬上進行干預,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策略師上個月表示,美聯儲無法滿足特朗普降息要求的時間越長,政府干預的可能性就越大。

特朗普尋求降低美國貿易赤字,並抱怨強勢美元對此構成妨礙,因為這使得美國企業處於競爭劣勢。特朗普把美元升值歸咎於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將利率保持在高於國外利率的水平。

上周四,在歐洲央行宣布降息和推出債券購買計劃,以提振疲軟的歐元區經濟后,特朗普通過發推文對此予以抨擊。

自1995年以來,美國在1998年、2000年和2011年三次干預匯市,每次都是在美聯儲和其他國家的配合下進行的。

Bergsten等人說,主要的挑戰有兩方面:首先,任何削弱美元的努力都將與當前的市場力量背道而馳,也不太可能獲得國際支持,其效力因此存疑。同樣不清楚的是,通常與財政部就匯率變動進行協調的美聯儲是否會支持這些舉措。Bergsten表示:「你將面臨經濟基本面和政治現實的挑戰。」

美聯儲還擁有通過出售美元直接干預外匯市場的權力,並經常與財政部協作,以加大外匯操作力度。實際上,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美聯儲和財政部的操作一直平分秋色。

大規模的干預行為還將令美聯儲處於尷尬境地。一些官員可能並不願意支持那種本質上屬於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的舉措,因為美元走軟會推高進口商品價格,從而帶來通脹上行壓力。而在美聯儲已然面對降息的政治壓力之際,美聯儲若配合干預行動,就將引發對於其獨立性和公信力的質疑。

白宮有自己的辦法。1934年的《黃金儲備法》(Gold Reserve Act)賦予白宮通過賣出美元、買入外幣進行干預的廣泛權力。

美國財政部維持有一個規模約950億美元的基金以供此類行動之用,該部門還可以指示紐約聯邦儲備銀行作為代理人,通過了結部分此類持倉來賣出美元。美聯儲則有義務遵守。

由於美元近期走強反映的是美國相對較高的利率,那麼讓美元走軟的最有效方式就是美聯儲降息。但美聯儲的利率決定獨立於政府。

美元走強會令美國的進口產品消費者受益,但同時也令美國的出口產品對外國消費者來說更加昂貴,給美國製造商帶來壓力,並打壓那些必須將海外利潤轉換成美元的跨國公司的利潤。

Bergsten表示,鑒於其他國家的經濟表現都落後於美國,很難想象國際盟友會同意以損害自身利益為代價、通過買入美元來幫助支持美國經濟增長。一些國家可能通過賣出本幣來抵抗美國干預的影響,這將在本質上中和美國干預匯市所帶來的好處。根據《華爾街日報(博客,微博)》本月進行的調查,78%的受訪經濟學家都認為,干預料將在某種程度無效,甚至可能完全無效。

如果美聯儲和其他國家的財政部和央行都參与進來,將會更加有效,就像1985年的《廣場協議》(Plaza Accord)。當時,法國、西德和日本與美國聯手壓低美元匯率。

洲際交易所的數據顯示,在歐洲央行宣布上述政策決定后,美元一度上漲,到上周結束時,一項衡量美元兌六種主要貨幣的指數較2018年低點上揚了9.8%。

美國財政部還可把上述基金的部分外幣「存放」在美聯儲,作為抵押資產換取新發行的美元。美聯儲主席和副主席以及紐約聯儲行長將不得不予以批准。

今日关键词:区块链到底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