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东升-深创投也在国内投资领域中慢慢崭露头角-来宾新闻网

  • 时间:

中国团老挝车祸

這期間,孫東升偶然接觸到MBA相關的一些課程,學了很多企業管理和金融基礎相關的知識。而且,在工作中,他還了解到中小企業的發展和資金需求狀況。

而此前是一個項目經理管理一個項目,公司得到的項目信息完全來源於這一個項目經理,因此信息可能不全面或者不客觀,項目決策也會因此存在缺陷。

在業內叱吒風雲,為深創投效力18年,將中國本土創投帶向輝煌的孫東升將正式卸任深創投總裁一職!對於他的離開,董事長倪澤望表示,「孫總已過退休年齡,此次為退休離任」。

1993年,博士畢業后的他,回國到山東工業大學任教,成為該校最年輕的材料學教授,同時也是整個山東省最年輕的教授,他還獲得了「山東省優秀青年知識分子標兵」、「山東省優秀青年科學家」等稱號。

所以這期間,大大小小與創業板沾邊的企業,都成了投資人競相追逐的對象。然而,從2000年下半年開始,美國納斯達克掀起的互聯網泡沫破滅,整個科技行業和風險投資業都一片狼藉,國內創業板也因此決定延遲推出。

最後,市國資委審批和董事會會議審議通過,深創投也因抓住了那一波定增的機遇收益頗豐,成功化解危機。

二這次轉行,對他來說,好像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困難,他內心的焦慮感也在慢慢減輕。因為他是理工科出身,相比其他人,他反而能在短暫困難和行業大勢之間做出理性的判斷和選擇。

憑此驚人戰績,深創投穩居本土創投第一位!成為行業發展的風向標!

2000年,國內創業板即將推出,當時深創投成立的一個重要背景也是因為創業板要開。

但不久,他就發現無論高溫還是超低溫金屬材料的研究,其應用空間都不大。而這時,傳統金屬材料的研究已經遇到天花板,反而新材料領域備受關注,這讓他有些苦惱和焦慮。

對於孫東升來說,6年總裁、18年深創投生涯雖然畫上句號。但他為本土創投帶來的巨大貢獻,是很難被人忘記的,而他本人的經歷,更加勵志、傳奇!

就在這個時候,深創投總裁的擔子交到孫東升手中。

事實證明,孫東升的判斷是正確的。據統計,在公司成立的前5年中,產值年均增長40%,利潤年均增長30%,凈資產收益率連續數年保持在20%以上。

但他一直在尋找機會。2000年的時候,深創投團隊遠赴日本招聘。當時,他只知道深圳是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其他都不了解。所以他就抱着「觀摩改革開放前沿到底長啥樣」的心態去跟招聘團溝通。

不過對於互聯網項目,深創投做的還是不盡如人意。孫東升說過,「本土創投和外資創投有明顯差距,相較外資機構,我們投資互聯網新經濟的數量較少,成功率也沒他們高」。

在孫東升看來,「只有信息化和精細化管理才能保證公司的長遠發展。」如果人員、投資和管理基金達到一定規模以後,投資項目的信息卻沒有整理好和跟蹤好,退出問題沒有理順,都會影響後續發展。

不同於其他機構,深創投把目光投向了企業內部。應對內部存量項目問題,孫東升大力推動存量項目的非上市退出,通過併購、轉讓、回購等方式減少存量。就這樣,多年積累的存量資產,在一年時間里得到了很好的治理。據了解,當時共退出25家,涉及金額超過6億元。

20年來,深創投為中國創投業增添了許多精彩的故事,不斷為中國經濟的發展助力。而孫東升,已經陪伴了深創投18年,可以說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創投老將了。

那時,為解決IPO停發導致上市資產不足問題,孫東升決定「開展定增業務」。這不僅開創了業界的先河,還解決了未來幾年如何回報股東的問題。

投資方面,孫東升和深創投不急不躁,深挖科技領域,一直在探索中穩重前行。

這個看似輕而易舉的選擇,不僅讓他融入到國內創投的發展洪流中,還讓他實現了從學者到到投資人的完美轉型。

一位投委會成員調侃:「這就是一家打鐵的企業嘛!」面對自己熟悉的領域,作為研究部負責人、同時又是材料學專家的孫東升,還沒等項目投資經理開口解釋,激動說:「這個項目做的是鈦合金,廣泛應用在航空、航天、石化、化工、電子通訊、能源等領域,在軍工領域也是重要材料,在任何一個發達國家都屬於重點發展的高科技行業。」

而在當時深圳政府推薦的23家預選企業中,深創投搶投了十多家。

2001年,孫東升應招聘團之邀到深圳考察了一圈。當年四月份,他就決定到深創投上班了。

不過,國內創投業的發展也沒那麼順利。

在大阪讀博士時,他就立志研究材料領域。1997年,孫東升毅然辭去教授一職,成為日本廣島國立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員。他研究的領域還是金屬材料,不同的只是開始研究零下200攝氏度環境下金屬材料的物理性能變化。

近日,深創投對外公布了一條重大消息,「驚動」股權投資行業!

國內IPO連續幾年停發,創投業遭遇「滑鐵盧」。國內創投的募資和投資業務因此下滑了50%,深創投也不能獨善其身。

他面前的壓力主要來源於兩方面:一是外部經濟下行,二是內部存量項目難以消化。

但深創投的招聘人員一眼就看中他的能力和潛質,隨即,大方開出20萬的高薪。

此外,孫東升對該項目的背景也非常熟悉,「項目的大股東是中國兩大有色金融研究院之一,實力很強,我讀書的時候就非常了解;另外,這個項目的董事長是我們行業一位很資深的院士,就這兩點我就覺得這個項目靠譜。」

2001年年底,西部金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部金屬」)的投決會在深創投會議室召開。

具體操作如下:A角是項目經理,B角由A角的分管領導和所在部門或片區的負責人組成,A角負責全面管理,B角向A角色提供集團的共享資源支撐,以服務和督促並重的定位協同A角做好項目管理,產生良好的協作效應。

其實,與外資機構的投資風格不同。作為中國第一批本土創投機構的代表,深創投不追熱點、重技術創新,投資主要集中於智能製造、生物醫藥、新一代通訊技術、新材料等硬科技項目。

這讓孫東升感受到,「一項技術在實現成果轉化到與市場接軌再到產生效益,創投的作用不可小覷。」

一孫東升早年紮根學術界,是日本大阪大學工學博士。

孫東升的發言,改變了部分委員對該項目的認識。最終,投委會全票通過投資議案,認購西部金屬增發的全部1500萬股,這也表明了深創投長期看好西部金屬的發展。

關於為什麼沒投騰訊,孫東升坦言,「當時他們更看重投資穩健性,對於看不懂的模式謹慎為之,在趨勢投資上我們還是要不斷學習」。

深創投一直苦練內功,加強公司內部管理,發展也越來越好。自孫東升擔任總裁的6年來,在其細心經營下,無論是基金管理規模,還是投資項目數量以及資本回報等方面都有一個非常大的飛躍。

這一項目在投委會的通過,孫東升無疑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可以說讓他一戰成名,也讓他堅信自己能在創投業有所發展。

這時,國內的政策也開始支持風險投資的發展,雖處於起步階段,但未來的發展前景很好。不過,孫東升並沒想過回國發展。

根據深創投第四十七次股東會暨六屆七次董事會會議透露的信息來看,除了孫東升,管理層內部也進行了大規模調整。如,左丁接替孫東升擔任集團董事、總經理,張鍵、馬楠同接替鍾廉、姚小雄擔任集團副總經理。

三2009年創業板開板,國內創投行業的發展一路飆升。但2013年,國內資本市場再次「遇冷」。

其實,那一年,外部投資業務深創投只用了30%的精力,而把剩下70%的精力全部用在內部管理上。比如,在項目管理方面,重構項目管理體系,建立A、B角并行的項目管理制度。

創業板計劃被擱置,等待上市的企業只能原地擱淺。剛剛興起的大批創投機構被迫轉型或退出創投市場,不再願意等,即便是有的企業願意等,但資金也等不起,慢慢的越來越多的投資機構銷聲匿跡。

這讓他萌生了轉行的想法。自己雖不是金融專業出身,但同為理工科的很多中國留學生都在金融領域發展,而且做的都不錯。

一晃,花甲之年的他,也到了退休的年紀。在知道他離任消息的時候,很多人祝福,也有很多人感到惋惜。當別人問起他接下來的打算時,孫東升表示,「要好好休息,做老年人該做的事」。

這不,他們就與騰訊擦肩而過。2000年的時候,國內互聯網的發展剛開始,大家都處於一個摸索的狀態。馬化騰的QQ因業務發展太快,沒有找到合適的盈利模式,資金鏈斷裂,馬上瀕臨崩潰。

此外,他還主導重建了信息管理系統。要求新的信息系統能夠讓投資經理將所有被投企業的經營數據輸入進去,企業的基本信息一目了然。投資經理就可以在系統中對這些信息進行抓取、統計、審計,不僅增加了信息的透明度,便於及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還能起到項目監督的作用。

「當時深圳市國資委擔心我們是要炒股票。」但孫東升解釋,定增所買入的股票是受限制不能短時間內流通的,實際上還是股權投資,是一級半市場。

據公開數據顯示:深創投目前基金管理規模為3443.92億元;累計投資項目1000+,金額440億元;145家被投企業,在全球16個資本市場完成上市。

這時,馬化騰的團隊找到深創投,但他們因無法回答盈利模式的問題,所以在融資洽談中被拒絕了,而外資創投機構則緊緊抓住了國內互聯網的發展趨勢大賺一筆。

當然,錯過騰訊的深創投並沒有在接下來的投研中落後,隨後投資的一些互聯網企業中,深創投也在國內投資領域中慢慢嶄露頭角。比如投資了早期的樂視網(300104),還投資了騰訊音樂、遊戲、電商以及美團點評等。

今日关键词:黄海波复出